@Vacuity 关于为什么在新疆种棉花,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其实当初新疆缺少灌溉水源,不适合种棉花,但为了吸引女工过去解决兵团生育,所以……

Thanks to my old mates from Douban, I have revived my data here in NeoDB.

看过《慕尼黑:战争边缘》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neodb.social/movies/32928/
历史是一块块拼图,每一个个体,是一个个像素。教科书只告诉我:”绥靖政策“造成了苦难。电影这块拼图告诉我,一时的“绥靖”换到了最后的胜利。我不知道Paul和Hugh是否真实存在。但我相信,即使在纳粹的心脏,依旧有良知尚存的细胞还活着。

读过《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books/1308/
2022年春天的上海,我在惶恐和绝望中读完这部书。

看过《奇异博士2》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neodb.social/movies/11215/
“I love you in every universe."多希望这句是Wanda对她的孩子们说的。

看过《犬之力》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74172/
知己不常有。另外,很奇怪为什么国内要把它定义为同性片。

看过《月光骑士》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33296/
上周看完,总体来说,开头很幽默,有点中二,当中有些冗长,结局令人期待第二季吧。

能和豆友们在此重聚十分开心!之前我还幼稚地以为哪怕在豆瓣成了不能发言的幽灵,标记书影音应该还是可以的吧,而且那里的资料库都是大家一点点充实的,我真是舍不得这个资源。结果今天早上一起来就被一封官方通知给浇灭了幻想,不实名认证的话连书影音功能也要剥夺。于是我很快就用豆坟做好了备份并导入到NeoDB,整个过程非常简便。现在我只后悔前两年没有完整地备份读书和观影纪录,因为豆瓣在这期间删掉了不少条目。

在长毛象,我们仍然能以阅读、观看和聆听的兴趣彼此相连,这是今天最让我高兴的一个发现。

douban# 1 2015-03-28 22:45:38
破镜重圆——读《群山回唱》
会去读这本书,也算一个巧合。胡塞尼的书,好几年前就买过,就是那本红得发紫的《追风筝的人》。其实没怎么好好看过,当时买的时候,也是纯粹被书的漂亮的封面吸引——那时在一片火红的夕阳下,一个孩子的身影,还有一只孤零零的风筝。 读到一半就读不下去了,觉得挺乏味无聊,并没有书评上写的那样精彩,于是就放进了壁橱,成为了我的藏书之一了。 这两天在kindle上看了好几本书,期间,弹出了这本书的广告。于是再一次被书的封面深深吸引。依旧是夕阳西下的时间,天空从橙黄到浅紫,是如此的梦幻,三个人,一位父亲,牵着一个孩子,背着另一个,走在树荫下。 因为kindle的电子书只有3.99元,我就毫不犹豫了买下了,反正也很便宜。那时候我没想到,我会再去买一本纸质书,加入我的收藏。 小说的一开头就深深地吸引了我。一位父亲,在深夜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在黄昏的灯光下,讲着动人的故事,哄孩子们入睡。这个故事本身就很引人入胜。故事里的大魔王,只要敲了谁家的屋顶,他们家就要在第二天天亮前交出其中的一个孩子,否则就都要死。故事中,父亲交出了最爱的小儿子,没有任何的挣扎或搏斗。但多年之后,他仍然对这个儿子念念不忘,于是决定只身一人与大魔王决一死战。出乎意料的是,在历经荆棘坎坷后,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凶残血腥的怪物。大魔王引领父亲进入宫殿,在那里,父亲看到了真相。原来当初被抓走的孩子并没有死,而是被大魔王养在一片伊甸园般的花园里。那里,孩子们丰衣足食,有优美的景色,新鲜的空气,清澈的水源。大魔王给了父亲两个选择:要么带走自己的孩子,但是从今往后不能再回到这里;要么只身一人离开,但是从今往后不许再来。父亲权衡再三,孤身离开,并且喝下了魔王的黑色魔药,忘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从此以后这段记忆就像海市蜃楼一般,浮现在布满繁星的夏夜里。 初读这段故事,也许我还不知道,它已经为小说的结局定下了基调。这注定是一部和分离和牺牲有关的作品。 从1949年到2010年,从阿卜杜拉到帕丽到瓦赫达提再到纳比和伊德里斯再到妮拉在回到阿卜杜拉的女儿帕丽,从沙德巴格到喀布尔到巴黎到圣何塞,一个个时空在书中闪回,穿梭,一张张嘴述说着他们眼中的人生。每一个人的每一个故事,都遗落在时光隧道的不同段落,当读完整部作品时,泪水和感动才得以将这些遗落在旧时光里的记忆拼图一一拾起,再重新拼成一副瑰丽宏伟的的图画。这幅画面刻画了阿富汗从封建到民主的嬗变,不禁让人遐想连篇:老国王的改革如果成功了,是不是故事会有另一个结局?如果帕丽没有被瓦赫达提一家买下,她会不会死于战火和贫穷?如果伊德里斯回了最后三封邮件,那后来罗诗笔下的主角会不会是他呢?如果……但实际上没有如果。只有时间会给出答案。 在时光的潮水褪去之后,我们的到了答案。阿卜杜拉因为疾病和劳苦,在某一天忘记了他曾经最爱的妹妹,但在那之前,他拼尽最后的力气和思绪,写下了一张字条:他们告诉我,我必然要走入水里,很快就将沉没。出发之前,我把它留在岸上,给你。我恳求你找到它,妹妹,所以你一定会知道,在我沉入水中时,心中想着什么。在那之后,阿卜杜拉的人生其实已经结束了,但他还是能凭借残存的记忆,唱出了那一句儿时和妹妹一起唱过的童谣:我瞅见伤心的小仙女,待在纸书影子下;我知道伤心的小仙女,晚风把她吹走了。 小说以一个梦境结尾,在梦里,阿卜杜拉和帕丽又回到了儿时,没有忧虑,一切都是清澈的,灿烂的。 故事和梦境遥相呼应,而那两句童谣,是这对阿富汗兄妹两人相隔60年重新相认的信物。在颠沛流离几十年之后,哥哥的记忆已经被劳碌和病痛蚕食得所剩无几,妹妹也是直到最后才因为纳比的遗物,确信儿时的记忆,是真实存在过的,并不是幻听幻想。这两句童谣,串起了整部作品所有的插叙和闪回,也弥合了时间和战火对人的侵蚀。

Today, Douban sentenced me life imprisonment to keep my mouth shut. To be frank, I only grieved for a minute for all these years' memories stored there until I realized that it actually set me free. Now, here I am. In a free world. Emigration is done first in mind, then in person. I've make a very tiny but first step today. My thoughts, my photos, my book reviews, will serve a higher purpose here then in the half-locked prison. And, the most important, no one can ever shut me up again. I can express whatever I want to say here. No more words blocked. No more souls massacred.

cx.cx Mastodon(试运营)

由cx.cx提供支持的基于Mastodon的分布式社区,您可以在此自由分享您的观点及其他您愿意分享的事情。